音影先锋吉吉影音资源_任性撸_影音先_色射色_影音先锋_迅雷电影下载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针对年满18周岁非大陆全球华人开放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 

[泪奔:妈妈的鬼魂陪我一起高考][作者:不详]

[泪奔:妈妈的鬼魂陪我一起高考][作者:不详]

  玲今年要高考。

  她的成绩在年级里中等偏上。“但要考道重点大学还有一定难度!”老师在家长会上讲。

  要加油啊!玲经常这么对自己说。

  像玲这样刻苦的学生是少见的。虽然高三所有人都拼了命了,但真的为了读书不要命的就她一个。上次月考前一个星期,她每天只睡两个小时,拖着疲惫的身子,终于挤进了年级前30名。可能她并不是那种天资很高的学生,但确实是最努力的。“玲,休息一下吧,别老这么卖力!”老师怜爱地说。这种话除了玲之外高三年级没有一个学生听到过。

  玲的家境不太好。前年,玲的父亲没了。那天正好是除夕,他一早就出去买年货,但直到中午还没回来。玲急了,玲的妈也急。两人冲出去寻找……一场车祸!

  玲尽量不去想这件事情,她一直努力地要忘掉那一幕。高考就在眼前,应该忘掉一切,生活中只有拼命读书!玲每到极度疲倦之时,总会记起母亲从小在耳边叮咛的话:“只有等你考上了名牌大学才是出头之日,爹妈穷苦了一辈子,就盼着你用功读书来翻身……”

  母亲啊!玲的眼睛湿润起来,面前浮现出一个头发花白,衣着朴素的憔悴的中年妇女身影:她打工赚钱,操持家务,不知疲倦地干着,用瘦弱干枯的身躯撑起了一个家。“玲啊,妈再苦再累也要供你读下去!”

  昏暗的灯光下玲激动起来,疲惫的身躯似乎又充满了活力……

  最后一轮复习。最后的两个月。课程越来越紧。“冲刺的阶段到了!”老师说。

  一个周末玲拖着沉重的身子进了家门。一夜未眠,窗前昏暗的灯光亮了一宿,红肿的眼睛布满血丝。摇摇晃晃地离开写字台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  “今天吃什么呀?”玲胡乱问了一句,用毛巾冲水洗脸。

  “就吃炒白菜,昨天剩下的,行吗?”房间里传出了母亲的声音。昨天剩下的炒白菜,行吗?不知怎么的,玲一下子感到特别

  委屈,好像心里憋的全是怨气。玲自己也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了,两道热乎乎的眼泪就淌下来了,顺着脸颊亮晶晶地淌下来,她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,是苦涩的。昨天一整夜的复习呀!现在早就是又累又饿了。妈妈,你就给女儿吃……冷冰冰的剩白菜吗?委屈的泪水。人家吃的是什么呀?热气腾腾的可口营养餐,还有消除疲劳的补脑口服液,我呢?

  玲啊,你要知道,咱们家穷啊,咱可没钱买这些!玲对自己说。但……拼命地读书……冰冷的剩白菜……

  终于忍不住了!玲“哇”地一声哭出来。

  “妈,你就给我吃这个吗?给我吃剩下的白菜……呜呜呜……妈……求求你,我……我太想好好吃一顿了……”

  房门口出现了母亲干枯瘦弱的身影,她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,黝黑的脸上有些晶亮的东西闪动起来。

  “玲,妈去买菜!”

  母亲转过身子,巍巍颤颤地提起了篮子。

  妈流泪了!玲曾发过誓,永远不让妈伤心的!她内疚,难过,自责。

  “妈,别去了,就吃白菜吧!”玲冲上去,一把挽住妈的手臂。

  “你在家好好读书,妈马上就回来!”

  看得出,母亲正努力地抑制住泪水,她也自责。母亲用粗糙的手拭去了玲脸上的泪珠。一个熟悉而亲切的身影走出家门,步履有些蹒跚,微风吹得花白的头发和朴素的衣服微微颤动。妈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啊!玲真心酸。

  继续用功吧,将来报答她!

  玲在写字台前坐下,翻开了数学习题……

  一道刺眼的闪电。很突然的。

  玲抬起头来看天,远处响起隆隆的雷声。

  天气要变了。玲心想,幸好母亲出门时带着雨伞。那把破伞就搁在菜篮子里,母亲一同捎上了。

  雷雨要来了。

  天气变得昏暗。习题集上的数字越来越不容易分辨。玲扭开了窗前的旧台灯。橘黄色的微弱灯光照亮了半张写字台。

  雨飘进来了!雨点打湿了草稿纸。马上关窗!玲赶忙拴紧窗户,呼啸着的狂风敲打着玻璃。

  不该让母亲在这种时候出去!玲起了深深的内疚感。

  加倍努力学习!“你什么都不要想,只要想着用功读书!”母亲几乎每天都会说这样的话。

  玲埋头苦读。

  ……

  电闪雷鸣。狂风夹带着钢珠一般的雨点“啪啪啪”地猛击玻璃窗。能听到窗外如狼嚎一般的狂风的咆哮声。大树的枝条哗哗地疯狂颤抖。深灰色的天空一阵暗一阵亮。伴随着刺眼的闪电,地平线上不时升起隆隆的闷雷。这雷声仿佛是由远及近,一点点地响起来,余音不绝。

  屋后就是一大片荒地,里面不知是什么东西“呜呜”地凄厉地嚎叫着。

  玲害怕起来。

  妈怎么还不回来?看一下钟点,噢,都过了一个多时辰了!妈是不是在躲雨?不会的,妈一定会急着回家给女儿烧饭……但是怎么还不见人影呢?别出什么事……

  玲想着想着,心中惊恐了。

  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。

  玲着急了,着急地快流出眼泪了。

  妈,你是怎么了?你快回来呀,妈!

  一道极耀眼的闪电!整个天空瞬间被照亮了。从半空一直劈到地平线。令人恐惧的隆隆的雷声,像十万人一起疯狂的击鼓,鼓声从四面八方涌来……

  依旧狂风大雨。依旧一片黑暗。

  窗前的小灯突然刺眼的闪了一下,灭了。

  对突然袭来的黑暗的恐惧。玲的心“嗵嗵”地跳了起来。小屋里什么都看不清。堆满杂物的桌子就像长满獠牙的猛兽,在灰暗的光线下。

  是停电了吗?闪电击坏了高压线?

  玲来不及多想,一种不祥的预感刹那间填塞满了她的心。

  妈妈!

  玲抓起伞就冲进了雨帘。

  弄堂里泥泞又肮脏,低洼处积起了浑浊的水。雨点重重地砸在水面上,激起一串串水泡。

  玲急急忙忙穿过一幢又一幢破瓦房,伞的边缘擦着墙上的青苔。

  弄堂口,马路对面就是菜场。

  玲看到马路中间围着一群人。

  围着一群人?玲瞥了一眼,心生不安。

  伞!是母亲的伞!

  人群的旁边,在不远处,在泥泞而肮脏的地上,摔着母亲撑的破伞!

  玲惊恐地挤进人群。围观者雨伞上滴下的水,渗进了她的脖颈。

  看到那个景象,玲几乎要尖叫起来。

  泥浆里,躺着一个浑身近似焦炭的中年妇女,她全身的皮肤都被烧焦了!冒着烟火的味道和血的腥臭,脖子上的黑炭一般的皮隐隐裂开,暗红色的黏液一点点正往外渗。她还没死!她蠕动着身体,痛苦的微微颤抖着,头发已经没了,烧坏的头皮耷拉下一大块,翻出里面的肉红色和白色的东西,粘连着深红的血块……

  玲经不住向后退了。

  黑色的焦炭突然拼命扭动起来,她痛苦地翻过身,颤抖着,痛苦的扭动……

  干枯而瘦弱的身影……

  玲心里一沉。

  围观者中没有一个救助,也没人叫救护车。冷冰冰地站着,他们地脸色惨白,如同死人一般。

  泥浆里的焦炭痛苦地转过了脸——那已经不是一张脸了,焦黑的血肉模糊,整张脸皮耷拉下来,没有鼻子,没有耳朵……她把脸转向了玲!这张恐怖的脸!慌张而又痛苦的眼神!两片焦烂的粘连在一起的嘴唇好像要努力说话,筋皮尽脱的几乎骨头都露出来的手也颤抖着向玲伸来……

  玲看着她……那表情……眼神……似曾相识……

  玲怎么觉得这张恐怖的脸这么面熟,甚至还很亲切!

  这是……母亲!!

  远处打响了一个惊雷!焦炭已倒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  玲刹那间眼泪四溅……是的,不会错的!干枯而瘦弱的身体,破残不堪的小布鞋,倒在一边的雨伞……

  “妈!!”玲痛苦地叫起来扑上去。

  一只手猛地将她拉回来,响起了熟悉的声音:“你怎么了,玲?”

  余光中瞥到一张熟悉地脸。

  母亲!活生生的母亲!一手提着篮子,一手撑着伞,安然无恙。

  “妈!”玲狂叫着扑到了母亲的怀里,痛苦的热泪沾湿了母亲的薄衫。她紧紧搂住母亲不放,搂住了母亲的脖子。

  “妈!你怎么买了那么久?妈!我好担心你啊!”玲的眼睛,红肿的带泪的眼睛,深情地看着母亲。

  母亲,那个干枯而瘦小的中年女子,抚摸着女儿,她的眼角也滚出了泪————大颗大颗晶莹的泪:“妈今天烧鱼给你吃,吃鱼补脑子……”

  玲吃着母亲买来的鱼,内心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愧疚与感激之情。整整一天都不能平静。

  如果那个被雷击中的焦黑尸体真是母亲的话……

  玲心里挥之不去那个黑影:裂开的皮肤耷拉下来……血腥……

  真的很像母亲!玲心中一阵接一阵起伏惊恐。

  最后一次模拟考。玲拼尽全力。

  “可以填重点大学了!”班主任发志愿表时说。

  玲激动得眼泪当即滚落下来。

  妈,老师说我可以考上重点大学!我们终于要翻身了……

  最后一个月,拼吧!玲在自己的桌角上刻下了名牌大学的名字。

  破旧的梳妆台蒙着一层厚厚的灰,镜面斑斑驳驳。昏暗的小屋里,玲坐在小板凳上翻书,她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。慈祥的母亲站在身后为她梳头。

  玲正在作英语阅读练习,一个熟悉的单词跳入眼睛,但就是想不出来是什么意思。

  中文意思到底是什么呢?玲紧锁双眉,竭力思索着。

  玲抬头望望天花板,望着发霉的墙,又看了看镜子……

  “啊——”玲突然恐怖地惊叫起来。

  镜中在为自己梳头的不是母亲!是……那个焦炭尸体!!

  玲一下子瘫倒在地上。

  “怎么了,玲?”

  玲拼命挣脱开母亲的手。

  母亲还是母亲,干枯而瘦弱的身影,朴素的衣着,慈祥的脸上带着些许疲惫。

  玲鼓足勇气看了一眼锈迹斑斑的镜子:镜中的母亲正在对自己微笑。

  “妈!我……”玲的心嗵嗵地跳着,惨白的脸上直渗出冷汗。

  “怎么了,玲?”

  “我看见……镜子里……妈!我害怕……”玲哆哆嗦嗦的。

  母亲一把把玲搂在怀里,温暖的身体,慈爱的脸庞,母亲还是母亲。玲望着母亲的面容,眼睛红红的。

  “放松一点,心情不要搞得太紧张,早点休息吧,玲,你睡得太少了!”母亲关爱地说。

  “嗯。”玲点了点头。

  我到底是怎么了?玲惊魂未定,用冷毛巾擦着脸。

  别想了!玲对自己说,你睡得太少了!

  黑板报上的倒计时天数一天天减少,玲的成绩在一天天进步。

  “保持好状态!”老师们对玲很有信心。

  玲的身体一天天瘦弱下来。老师们哪里知道,玲的一点一滴进步,都是她凭着顽强的毅力熬夜挣来的。身子可别垮下来呀!玲祈祷着。

  又要通宵了!

  昏暗的灯光下,一杯浓茶冒着热气。

  不知母亲是否已经熟睡。玲心想,应该去看看母亲。她每天晚上很早就进房间了,但不知是否真的休息,还是在黑暗中辛勤地为女儿织毛衣?去母亲的房间看看吧!

  玲蹑手蹑脚地站起了身。

  “吱呀——”一小声开门的噪音。

  呵,母亲的黑暗房间里没有任何反应,看来她是真的休息了!玲突然想看看母亲睡觉的样子。这个为了女儿而每天操劳不息的善良的劳动妇女,玲多么希望看到她睡着时脸上带着婴儿般的甜蜜的笑容,多么希望这个生活在苦涩中的人梦中多一些欢乐!

  玲小心翼翼地摸到了灯的开关,轻轻按了下去。

  “吧嗒”

  从黑暗一下子变到光明,玲的眼睛一下子很难适应。不过慢慢的,一切变得清晰起来:潮湿的地板,破旧的床,床上躺着的是……

  “啊——”玲疯狂地尖叫。

  躺在白色床单上的并不是母亲,正是那个……焦炭尸体!!烟火的气味和血的腥臭,皮肤一块块耷拉下来,暗红色的黏液一点点向外渗,还有……黄色的脓……一动不动,表情恐怖的脸正对墙面,血红的眼睛死死盯住……墙上挂的照片——玲的照片!

  黑色的焦炭,她没有死!她在痛苦地颤抖着!她,用尽全身力气向玲伸手!她好像要坐起身来了!

  玲惊恐地叫着,但嗓门似乎被堵住了,怎么也发不出声音!玲疯狂地冲出了母亲的房间,万分恐惧,慌张地去开客厅的灯,黑暗中潮湿的墙壁上空空如也,灯的开关呢?顾不上黑了!玲一个箭步窜到房门前,铁门反锁了,出不去!钥匙呢?

  母亲的房间里已传出了穿拖鞋的声音。

  极度恐惧,玲绝望地奔向房间拿自己的钥匙。拖鞋沉重的“梯嗒梯嗒”的声音在黑暗中由远及近。玲奔跑着,在黑暗中,忽然腰上一阵刺痛,失去了重心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,“哐”一声巨响,不知是什么器皿滑落到地上摔个粉碎。急促的脚步向自己逼来。

  “不要啊!不要!!”玲声嘶力竭地大喊,用尽全力向前滚爬。一只有力地的手按住了她的肩膀。

  “啊!!”玲绝望地惨叫。

  灯亮了,母亲温暖的手!

  玲瘫倒在地上,脸色白得像纸一样,全身冰凉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母亲关切得问,向玲伸出了手。

  “别过来!”玲紧张地严厉命令道。她的嘴唇变青了,眼睛红肿得可怕。

  母亲的脸上流出无辜的伤心。

  这是梦还是怎么的?不是梦!妈妈!你真是我的妈妈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我是不是有幻觉症?我是不是有精神病?

  “妈妈,我考不好了!”玲伤心地说。玲虚弱极了。可怕的噩梦!玲浑身冒出了冷汗,衣服湿透了,虚弱得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  “玲啊,你太累了!离考试没多长时间了,往后这段日子啊,别开夜车了,好好养精神,啊?”母亲怜爱地说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的好女儿,一定考得好的!”母亲搂住了玲。

 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又是那个像极了母亲的焦炭尸体……玲啊,你这是怎么了?唉,不管怎么样,别去想它了!要进名牌大学啊,集中所有精力,可不能一辈子穷,要翻身啊……为了母亲!

  这确实是一件奇怪的事。玲后来仔细想了想:那个被雷批死的女人,与母亲相同的身材,相同的鞋,同样的破伞,甚至连面容都相近……镜子里,母亲的床上……两次看见,真的还是假的,或者是幻觉?但自从那次雷雨过后,母亲确实像变了一个人似的:她不再喜欢唠叨,而是沉默寡言,动作变快了,对女儿的照顾更周全,每天是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,房间打扫得一干二净……

  “玲,保持好状态!”班主任走过玲的身边。

  心中只有高考,别的什么都不想!玲告诫自己。

  母亲一直悉心照料着玲,直到高考。

  高考真的来了,玲走进了战场。天气晴朗,和风拂面。考卷并不简单,但却是玲最拿手的类型。轻松过关,手到擒来。玲觉得发挥得极出色。

  “妈妈,我想这次考进重点大学没问题了!”玲对母亲说。

  校门口干枯瘦弱得身影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更苍老一些,她挑着生活的重担,将幸福的希望寄托给了女儿。考得不错!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这个母亲——与全世界所有对孩子充满爱和期待的母亲一样,更高兴的呢?黝黑的脸上刻着几道皱纹,微风拂动着花白的头发,微微红润的眼眶里涌出了热泪。这是激动的泪水,幸福的泪水……

  只剩下最后一门了。上午考完。和前两天一样,玲的感觉非常好。“终于考完了!”高考结束后有几个男孩子在考场门口疯狂地大喊大叫。玲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。她已和同学约好下午去公园游玩。玲兴奋地走出考场,在人山人海的家长中寻找着母亲的身影。

  咦?妈呢?

  等了好长时间,兴奋感被失落所取代。玲的潜意识里对母亲不来听她考试的好消息二感到不满。玲回到了家。

  “妈,我回来了!”玲敲着门,用半带责备的口气喊。

  没人。

  奇怪,又不在考场,又不在家,妈会去哪里呢?

  钥匙转开,门缝里飘出浓烈的霉味。门打开了,玲惊恐起来:屋中一片狼藉,地上,桌上,满是灰尘,杂乱的器皿残破不堪,天花板上悬下层层蜘蛛网……

  怎么可能?玲感到了恐怖的气息和不祥的预感。

  桌上一张泛黄的纸,上面是母亲的字迹:“玲,原谅妈吧!两个月以来,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,其实妈在那天出去买菜时,就被雷电劈死了……后来你看到的,都是我的鬼魂——我是为了让你安心高考,一直照顾你到今天。现在你考完了,考得不错,妈很高兴。你进了名牌大学,就不会再像我这样穷一辈子了。再见了,玲,妈走了,自己照顾好自己……”

  玲惊恐地颤抖,伤心的泪水如泉水一般涌出来。妈!!慈祥的面容,花白的头发……泪水止不住地流成了河。

  天突然阴沉了下来,狂风大作。窗口的树摇摆起来。一道耀眼的闪电猛地划开乌云,霹雳从云端一直连到地平线。伴随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雷声,大地仿佛在震颤。钢珠一般的雨点“啪嗒啪嗒”猛击玻璃窗,呜咽着的风声叫人毛骨悚然。

  玲抓起一把伞就冲进了雨帘。

  穿过弄堂,穿过积水的洼地,马路中央围着一大群人,母亲的伞落在一边……

  玲哭喊着冲进了人群。

  一个流着脓血的焦炭正朝她努力伸出手……

  “妈!!”

  玲疯狂地扑了上去。

  “妈!我考得很好,妈!!”

  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,一个滚烫,一个冰凉……